天呐岚少好可爱【】

关于

谢谢您内

邮寄者:

新的一年祝您:

椎骨、胸骨、颅骨、骶骨,骨骨生威;背肌、胸肌、颈肌、躯干肌,肌肌有力;

消化、呼吸、循环、泌尿、生殖、运动、神经、内分泌,八大系统团结友爱;

静脉、动脉,六脉调和;
体循环、肺循环、血液循环、体液循环,环环通畅;

右心房、右心室、左心房、左心室,心心向荣;

中枢神经系统、周围神经系统、躯体神经、内脏神经,协调运作、神清气爽。

新年第一天(❁´◡`❁)*✲゚*

藏九归一:

[第十三年,会越来越好的。]

这五个人大概是想让我死【光速去世】

-Akiyumi-:

H杂10周年篇②

自扫自修

【论坛体系列】今天的——

是的,飞机还是那架飞机,林涛还是林涛,秦明也还是秦明。

可是,廖宝宝……已经不是那个廖宝宝。

廖宝宝心里苦,可廖宝宝还不能说QAQ

事情是这样的,飞机趋于平缓之后,不一会儿空姐就推着餐车来询问每一位乘客是否需要饮品,路过他们这片的时候,秦明面无表情但迷之觉得心情略好的点了杯咖啡,林涛不用看都知道心情倍棒儿的点了杯可乐——被秦明横了一眼没敢点红酒……咳。

廖宝宝心情……不怎么样的点了杯可乐。

刚喂进去一口呢就听见了前面传来了衣料摩擦的声音和秦明刻意压低了的嗓音:“别突然凑过来,吓我一跳。”

公共场合我特么……廖宝宝一口可乐哽在了喉咙,默默的拿起了袖子擦了擦眼角,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

【论坛体系列】今天的——

当知道自己的新案子合作对象是刑【】警队的时候,廖宝宝本能的是拒绝的。但是没有办法,领导发话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所以当她在机场看到明显还包着手腕的林涛的时候,她觉得大概是天要亡她了。

????excuse me????还轻伤不下火线了是吧???林涛你有毒吗???啊????有,毒,吗????

艹!

没事,既然是跨省办案,只有林涛自己,他总不至于禽兽于此公私不分吧,他总会爱护自己的吧。廖宝宝那么安慰自己。

但事实证明,她低估了林涛,也低估了秦明。

这两个龙番并列第一的双标狗。

而林涛既不会爱护自己更不会爱护自己的表妹。括弧围笑反括弧。

再所以此时此刻,当刚刚坐稳的廖宝宝发现——本...

【论坛体系列】今天的——

林涛醒来发现自己抱着秦明的时候,他觉得他应该是懵逼的。

可惜不是。

林涛觉得自己大概是喝了假酒,不然怎么被廖宝宝灌了那么多,还能清清楚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包括告白,包括那个落在秦明掌心的吻,还包括他把心尖上的人摁在了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

后来他倒是记得帮秦明清理,可是最终还是在浴室里压着他又来了一次。

一幕一幕,连细节都没忘记。他抬手扶额,小小的动作牵扯到了熟睡的秦明,可是他只是皱了皱眉头,用柔软的头发蹭了蹭林涛的胸口。

卧,卧槽夭寿了。

林涛默默的放下了手改去捂了鼻子。

您的好友[林涛]受到了暴击。

好不容易把心中满屏吹秦明的弹幕压了下去,林涛又开始满脸苦逼。

作为...

【论坛体系列】今天的——



【★★★以论坛体为大背景的微小说,甜甜甜!!!】

大宝推门进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嗅了嗅办公室里的空气,环顾四周:“嚯,都和往常一样的人,怎么今天的涛涛味怎么那么浓啊?”
整理衣服的秦明和喝咖啡的林涛二脸懵比:?????
大宝意味深长的扫过两人的脸:“你们…………同居了吧。”不是疑问是陈述。
“噗——卧槽咳咳咳!!!!”
秦明慢条斯理的拍了拍林涛的背,如果忽略了耳尖那抹红的话,简直淡定得完美。
“咳…你怎么知道的?”
大宝耸了耸肩:“你知道这儿涛涛家的沐浴露味道有浓吗?啧啧啧,但可惜再浓也没能盖住恋爱的酸臭味哟。”说完,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又乐呵呵的出门去了,哦,还亲切的带了门:“没事啊,我就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论坛体番外】梦醒了

前文请戳:我觉得我们单位吃枣药丸 10


林涛死去的第五天清晨,秦明终于从梦中醒来。

自那天之后,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放任自己慢慢的陷入梦中去了。他开始以越来越长的时间用于睡眠,鲜少有清醒的时候。偶尔的几回清醒,也只是沉默的看着窗外,很快便又睡过去了。这可把李大宝和廖十安吓坏了,她俩找遍了医生,最终得到的答案也不过都是没有任何问题、也不曾生病,只是不愿意醒来,仅此而已。

大宝看了看床上的人,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她对此毫无办法,毕竟他们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啊现在只有在梦里才看得见了。是呀,连尸首都找不到了,更别说再看他一眼。

没有人知道那会是永别...

【论坛体番外】花开了

您的好友[廖宝宝]和好友[李大宝]拒绝了好友[林涛]与好友[秦明]的狗粮,并丢弃了道具【狗碗】


--------------


林涛又一次醒来的时候,翻过身,不出意外的就看见了黑暗中秦明熠熠生辉的眼。初相识之时,迟钝如林涛就知道秦明敏感,但事实上,真正有这个概念却是在互通心意之后了。浅显的例子便是住院的这些天。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林涛知道,在他住院的这段时间里,秦明最长时间干的就是沉默的注视着自己,整晚整晚的、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窗外昏暗的路灯灯光印在他身上,光影相驳,却并没有一丝一毫将他拉回凡尘。

他知道秦明在害怕甚至是恐惧着什么,但他最终只是叹了...

1/5

© 阿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