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岚少好可爱【】

关于

【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

始:【他说】
“恩公,少恭他,真的……”
正在猛灌酒的百里屠苏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是喜是悲:“…那…是谁?”
尹千觞望着这张脸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
酒过三巡。原本清醒的百里屠苏醉得一塌糊涂。边灌酒边嘟囔着什么。
尹千觞凑近了耳朵,费了好大劲才听清楚。
“先生说,我叫欧阳少恭。”
“先生说,纵使是逆天,我也会陪你试上一试。”
“先生说,苟延残喘,何其难看。”
“先生说先生说先生说…………”
“先生说,屠苏忘了我,好好活下去。”
然后。
尹千觞就看见一向从容淡定面无表情的男子哭得泪流满面不能自己。
【忘了我,好好活。】

……

终:【无题】
时光匆匆千百年,百里屠苏却始终游离于天地之间,不老不死,一辈子孑然一身。
那么悠长的岁月啊,他活得实在太久了。久到他们的故事被赋予说书人,然后岁月泛黄年华逝去,再也没有人再去翻阅。久到几乎记不清那人的模样还有他和他和他们。
久到……百里屠苏不得不要想方设法的留下这一段时光。
所以后来,很多年后的今天,他为这段历史做了一个游戏。
他的爱他的恨他的无奈他的放不下,所有的一切都将通通交予这个游戏。
决定制作的时候,望着QQ上老板询问游戏名字的话语,他闭了闭眼,记忆中的那人模样早已模糊,却依旧在心里泛滥成了一片海。
他敲上了几个字,然后摁了发送。
剑魄琴心。

……
游戏正式发布的那一天,百里屠苏没有参加发布会。
只是将自己关在了房里,认认真真地打完了那个游戏。
然后在最终之战,那人的身影泯灭在火海中而红衣的少侠也命不久矣垂垂死去时,忍不住泪流满面。
原谅我最终还是自私的更改了结局。他想。
先生,如果那时我真的陪你死掉,那就好了。
-------
后记:
刚开始我只写了【他说】,然后就有妹子问我为什么那个时候屠苏没有死去呢?
而今又码了一篇你们就应该晓得了。
【百里屠苏不是不想陪着欧阳少恭死去,而是他因为欧阳少恭的话而【不能够】死去。】
大概就是这样啦

【不要脸的我决定还几个地方就当清明节礼物吧,请以以上为背景】


【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
蓬莱。
木料燃烧的声音被扩大了无数倍,如同雷鸣的声响充斥在耳廓,顺着神经传入大脑,震得百里屠苏一阵阵发晕。
可他还是牢牢将欧阳少恭压在身下,不言不语的看着那人依旧温和不沾半点血色的眉眼,一阵苦涩。
直到现在你也依旧是谦谦公子的模样……先生,你用这张假面骗了我多久呢?
……而当初你所言,又有几字是真?
他还在发愣,却不想那人在此时抬眼,冲他笑得温和:“…屠苏…可恨我?”
“恨,当然恨。”他答得毫不犹豫。
那人垂眸:“……如此……甚好……”
话音还未落下,玄衣男子便将焚寂送入欧阳少恭胸口,合上眼不去看他垂死之时模样和那滞留在口中没有念出声的话语。
满脸悲凉。
飞溅的血液顺着脸庞蜿蜒而下,留下了如泪痕般妖异的艳红色轨迹。
“……可你不恨我……吗。”
……血液落了下来。温热的感觉。

………


“屠苏……屠苏……醒醒。”
百里屠苏刚睁开眼,明媚的阳光便携着那人的身影争先恐后的涌入了眼中。
耀眼得让他眼睛有些发酸。
伸手将欧阳少恭拉入怀里,紧紧的抱着。一遍又一遍的唤着那人的名字,低低的声音宛如困兽的咽呜。
“少恭。”
“少恭。”
“少恭。”
他回抱他:“我在。”
微风带着一整个春天的温柔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又悄悄掠过。
欧阳少恭温和的嗓音顺着吐息喷洒在耳廓,让百里屠苏有些心痒,只听得他道:“少侠若是好些了,那我们也快些启程吧。”
眼都不抬的在其颈窝蹭了蹭,半饷才问:“去哪?”
“少侠莫不是忘了?”欧阳少恭好脾气的解释:“明日是陵越掌门与芙蕖长老大喜的日子。小兰与襄铃一早就带着方家二姐去了,而晴雪与千觞,虽幽州离天墉城甚远,但想必此刻也早就到了。”
百里屠苏默,丝毫不打算撒手。
欧阳少恭终是无奈:“这……莫不是做噩梦了?”感受到搁在自己颈窝的脑袋动了动,他轻轻一笑,安抚似的拍了拍身上难得撒娇的树袋熊,道:“等过几日回来,我为少侠抓副安神的药便好了。”
“屠苏,梦与现实是相反的啊。”
“莫慌,有我在。”
“嗯。”他垂眼微笑。

………


视野徒然暗了下去。
百里屠苏从梦境中醒来,沉默了片刻才起身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他看了一眼窗外生机勃勃的景象,背对着大大的落地窗蹲了下来。
先生,你说的没错。
梦与现实从来都是相反的啊。
上千年的岁月,最终也只我一人孑然一身,徘徊在梦境里。
沉睡中缠绵,清醒却又幻灭。
呵,多可笑,又多可悲。
百里屠苏抱紧了自己。
明明身处于六月最炎热的日光却冷得如置冰窖。那种名为“绝望”的东西,如同月白色的大鸟一般,张开翅膀“呼啦啦”的飞遍了心里的每一个角落。
他问自己:“百里屠苏,于欧阳少恭,你究竟是无尽的恨。”
“还是,无望的爱?”
……
无人回答。

评论
热度(20)

© 阿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