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岚少好可爱【】

关于

【论坛体番外】告白了

您的好友[作者]友情提示您,正文与番外文风差别巨大,请您慎重选择是否观看。


同时您的好友[廖宝宝]正在对好友[林涛]好友[秦明]使用满级技能【套路】

 

 

前文请戳:我觉得我们单位吃枣药丸 08





车停在了秦明家不远处,才停稳李大宝就已经下车去扶后座的林涛去了。唯独廖十安没动,杵着下巴想了会儿,留了个心眼把林涛的手机捏到了自己手上,才又去扶醉的一塌糊涂的人。

两个姑娘歪歪扭扭的把林涛扶到门前,又摁了门铃的时候,兜了好久的天终于开始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不一会儿就大了起来。远处隐隐传来雷声轰隆,廖十安捏紧了林涛的手机,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声:“别忘了你的主要目的啊。”

话音刚落,林涛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一句话,面前的门就打开了。屋内没有开灯,远处的车灯照出了些许轮廓,半是光半是影。

秦明隐在阴影里,脸色晦涩难懂。

早已想好了说辞的李大宝歪头,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冲着林涛努了努嘴:“还不是涛涛,死活不肯让我们送他回家,说不放心你,都醉成这样了非要来你这。”语罢,还附送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廖十安在心里撇了撇嘴,内心暗暗吐槽大宝的酒量也是差不多了,奈何霸着家里第一的演技却促使她面上也堆起个乖巧的笑来道:“好久不见啊秦明大哥。”

秦明迟疑了一会儿,像是确定了她的身份后点了点头,侧过身去拿一次性的拖鞋,这才露出进去的通道来。李大宝把肩上架着的人跟卸货似的推进了直起身了的秦明怀里,看着他扶着林涛慢慢的走近客厅,才招呼着廖十安换鞋。哪知廖十安见她望过来,又冲她眨了眨眼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悄摸摸的把林涛的手机放在了鞋柜上。

李大宝满脸问号的被做完这一切的廖十安推进了客厅时,秦明已经把林涛安放在沙发了。

下雨天的秦明确实有些奇怪,但此时的他眉目好似被桌边暖黄色的灯光感染,略微柔和了下来,却依旧连眼神都没给她俩一个,一瞬不瞬的看着沙发上昏睡的人。

气氛有些暧昧。

虽然也喝高了,但被莫名其妙塞了好几斤狗粮的大宝也懂得现在实在不好得问,就带着廖十安安安静静的蹭到沙发上开始说悄悄话来。过了好一会儿秦明才转过头来,却也没说什么话只冲大宝扬了扬下巴,滴水不漏的藏好了自己的软弱。

被点名的大宝耸了耸肩,眼神怎么看怎么无辜,可惜一看也是喝高了的:“一不留神。”说完就仗着自己也醉的不轻,和秦明开始大眼瞪小眼。

眼看气氛尴尬了起来,一旁的廖十安看准时机突然摸了摸口袋道:“嗳表哥的手机呢?”又摸了摸大宝的口袋问她:“你记得我放在哪了嘛?”

大宝愣了愣,摇了摇头。秦明叹了口气说:“我打个电话看看吧。”却不知廖十安比他更快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一边打还一边冲他摆手说:“你帮我听着就好了。”

过了几秒铃声从门口传来,秦明站了起来朝玄关走了几步,远远的就看见了林涛亮起的来电壁纸,他顿了一下,微妙的眯了眯眼,又走了几步把那只手机拎了过来。

廖十安瞧见后按断了电话,也站了起来还顺手把大宝也拎了起来:“既然找到了,那我就先送宝哥哥回去了,”她顿了顿,突然笑了起来,就像只餍足的猫:“我表哥就拜托你了啊,秦明大哥。”她话语说得很慢,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可是言语里却全是秦明所听不懂的狡黠。

秦明突然觉得他好像进入了什么圈套,可这种感觉只是匆匆略过,转瞬就不见了。他也就自嘲自己多疑,朝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的廖十安点了点头,不在多说什么。

关门声响起的一瞬间,秦明明显感觉到有人拽住了他的衣服,转过头一看,眼神猝不及防就和看着他林涛撞了个正着。或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也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林涛看着他的眼神温柔又深情,眼里像是有着一汪雾气袅绕的温泉,又像是有着揉进了漫天的星星的天空,亮晶晶的,砸地秦明差点溺毙其中。

林涛复又笑了起来,笑容里藏着整个夏天的阳光,他伸手去触碰恋慕的人的脸颊,他开口:“我喜欢……”

秦明突然慌乱了起来,只想着要用自己的手掌心去捂住他的嘴唇。

“……你。”

可他的动作不知为何慢得让人心慌,手掌落在他嘴唇的前一秒,掩埋在林涛笑容里的那个字突然从喉咙里发了出来。

温柔却又坚定。

我喜欢你啊,秦明。

我喜欢你。

尾音消散在空气中,秦明莫名其妙的长松了一口气,那一瞬间心像是被什么不知名的果酱填满,夹杂着十几年暗恋所长出的果子搅拌在一起,涨得鼓鼓囊囊的,又酸又甜。

我想要捂住你的嘴,可是我还是想要听你说。

桌旁暖黄色的灯光仿佛隔绝了一切,筑起了一个小小的、令人心生温暖的茧。窗外雷声隆隆,雨声清晰而浩大,可秦明充耳未闻。

他问:“我是谁?” 

林涛拉过他紧紧拽着衣角的手,轻轻亲吻他的手心答道:“秦明。我喜欢的秦明。”

 

 

 

廖十安轻轻的为大宝盖上了被子,挂断了用大宝的手机打给自己那出门前接通的、还在秦明家沙发垫后的手机的电话。

十多年前,还是大学一年生的秦明为什么会在林涛每次球赛时,选择绕远路回到宿舍,而一定要路过那个露天球场。

那时的秦明知道,那时常去他们大学的廖十安也知道,可是那时的林涛却并不知道。

 

 

后记。

年轻人嘛,在长达十几年的暗恋,又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后,林涛和秦明两个人呢凑到了一起亲亲亲,也就理所当然的擦枪走火滚到了一起。

屋外暴雨还在继续,可依旧挡不住屋内的温度一点点升高。彼时林涛忍得格外辛苦却依然不愿意伤了秦明。可奈何秦明一向自律,家里当然没有那些个东西。

正当林涛不打算继续做下去时,他突然碰到了自己脱在床上的外套,灵光一闪,他顺着口袋摸了进去,果不其然发现了些什么。

那是廖宝宝在进门前凑近他说话时,悄悄往他口袋里丢的东西。

林涛摸出来一看。

妈的。

是一盒杜蕾斯超薄和一瓶润滑油。

哦还有一张纸。

上面自家表妹的字迹端端正正一笔不歪。

“哪儿那么多废话,你上是不上?”

迟钝如林涛也知道这是被自家表妹和队友算计了啊。

卧槽,林涛咬着一口牙表示想骂人。

此时秦明稍稍恢复清明,眼睛湿漉漉的瞧着身上的人,拿着被情欲熏染的声音喊他:“林涛?”

卧槽!!!!林涛脑内弹幕跟疯了似的刷了满屏。

妈的,上!!!



评论(30)
热度(137)

© 阿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