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岚少好可爱【】

关于

【论坛体番外】花开了

 

您的好友[廖宝宝]和好友[李大宝]拒绝了好友[林涛]与好友[秦明]的狗粮,并丢弃了道具【狗碗】


--------------



林涛又一次醒来的时候,翻过身,不出意外的就看见了黑暗中秦明熠熠生辉的眼。初相识之时,迟钝如林涛就知道秦明敏感,但事实上,真正有这个概念却是在互通心意之后了。浅显的例子便是住院的这些天。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林涛知道,在他住院的这段时间里,秦明最长时间干的就是沉默的注视着自己,整晚整晚的、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窗外昏暗的路灯灯光印在他身上,光影相驳,却并没有一丝一毫将他拉回凡尘。

他知道秦明在害怕甚至是恐惧着什么,但他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费劲的伸出了手握住了恋人冰凉的手,一遍又一遍小声的告诉他自己已经回来了。他不知道如何给予恋人最大的安全感,所以他只能尽自己所能的、用笨拙的方式去温暖他。

秦明也总在这时会给病床上的人一个带有安抚性的笑,手却磨磨蹭蹭的摸到了他左手腕上攥着,再凑到他身边,才能在这夜睡去。若一夜林涛未醒,那秦明也会就那么清醒一夜,直到早晨林涛醒来,大宝或是廖十安来照看林涛时,才会握着他的手腕沉沉睡去。

往复如此。

可是林涛今夜却突然有了说话的欲望。于是他往边上蹭了蹭,留出了些位置来,才对秦明弯起眼,拍了拍空出的床铺,做了个无声的邀请。

秦明犹豫了一会儿,不长,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他脱下了鞋子与西装外套,小心翼翼的、面向林涛侧躺到了那空着的半边床上。医院的病床要容纳下两个成年男子,实在是有些狭小,于是恋人们紧紧的拥抱、倚在一起,额头贴着额头,气息相融,都在彼此的眼里看见了小小的、完整的自己。

林涛不知怎的就嗤笑出声,在秦明不解的眼神里闭上了眼。

他说:“在我和你相识的这十多年里,我最常做的一个梦就是种石头。梦里面老天给了我一块石头,告诉我只要心诚就会开出花,我宝贝的不得了。我把它种到了雪地里,每天都给它施肥松土,希望它总有一天能够开出花来。可是我等呀等呀,它始终没有开出花,甚至连芽都没有。我等了好久好久,大概有十年那么久,都是一片荒芜的光秃秃的雪地。”

“其实我是知道的,不会长出东西来的。但这个梦每隔三四天我都会再重新做一遍,一次又一次的种下它,一次又一次的守着它,一次又一次的等无数个十年。”

“可是啊,”林涛睁开眼,亲昵的蹭了蹭恋人的额角:“和你告白的那天晚上,我梦见它开花了。”

秦明也忽地笑了起来,他略略的拉开了一点距离,一瞬不瞬的看着林涛,四目相对,他在林涛的眼底看见了温暖的火,那火永不熄灭的烧着,烧的他整个人都暖乎乎的。他突然很想凑过去亲亲林涛。

于是他那么做了。

 

 

 

 

 

后记。

你见过凌晨【划掉】早晨七点钟强行喂狗粮的人吗?

宝哥哥和廖宝宝含泪告诉你,我们见过,还见过两个。

 

第二天早上七点,大宝拎着粥廖宝宝拎着小笼包推门而入看见病床上两个相依为命【???】的两个人的时候,她俩是懵逼的。

退出去了一次又进来还是原样后两个人欣【zhi】然【neng】接受,好在床上的两个人都有了清醒的意向,这两个站在边上瑟瑟发抖【划掉】的人也不用太尴尬了。

了解完前后因果的两人无fuck说,只能拿好强行塞给自己的狗粮安静如鸡。

然后躺床上的大爷发话了:“对了宝宝,能帮我协调下院方换张床吗?”

大宝:“怎么了?这床坏了?”

林·住院期间是大爷·涛:“也不是,就是秦明睡着不太舒服。所以想换张大点的。”

大宝:“哦。: )”

被提名但全程安静如鸡的廖宝宝表示:妈卖批,林涛你听见了没有,妈,卖,批。括弧围笑反括弧。


评论(13)
热度(88)

© 阿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