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岚少好可爱【】

关于

若有光


若有光。
玖。
欧阳少恭优雅的伸手拂了拂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慢悠悠的开口:“千觞所说的考验是何?”
听闻他的这句话,尹千觞才总算停止了在地上抱着脚滚来滚去(并不是)弄的灰尘四起的动作,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盘腿坐在地上缓缓道来:“这子母连心蛊乃是苗疆至宝,可救人,却也可害人。故由每一代的苗疆圣女保管,并负责设下关卡来考验这求子母连心蛊之人……看看他们是否有资格得到子母连心蛊。”言罢,捞起腰间的竹酒桶,大大的喝了一口,才接着说道:“可是,我送你和屠苏过来时,你们已经双双陷入昏迷生命几乎油尽灯枯,这种情况下还闯个什么关?于是,我以幽都巫咸的身份请求圣女大人先将蛊种在你们身上,若是没有通过,再收回蛊虫就是...

若有光

若有光。
捌。
只见从角落里窜出的那人身材高大挺拔,不加修饰的长发披散着,再加上一身随意披挂在身的宽大布袍,腰间悬着的竹酒桶。
不是尹千觞又是谁?
欧阳少恭抱紧了手中的琴,微微皱眉,只一瞬,便又带上了笑意,唤了一声:“千觞。”若不是百里屠苏一直低眉看着他,指不定以为刚才他的小动作是幻觉……好吧,现在也觉得是幻觉。”
尹千觞大大咧咧的走上去,把手搁在了欧阳少恭肩上,弯下腰嘿嘿的朝他笑:“少恭你还真是厉害啊,那么小一点……噗!!”
欧阳少恭摆正他刚刚用来狠狠戳在尹千觞肚子上的琴,笑得一脸文雅:“对不起,手滑了一下。”
尹千觞蹲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又颤巍巍的搭上白衣少年的肩:“不……愧是少恭……明明那...

若有光


若有光。
柒。
欧阳少恭又弯腰摘了一朵鸢尾花,却没有如同前面一般将它掐碎,反而是扬手将它抛向空中。做罢,笑得眉眼弯弯的对百里屠苏说:“少侠可以帮在下去把那花拾来吗?”
百里屠苏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不在意少年是否有要捉弄自己的嫌疑。脚步轻快的走过去,弯腰,拾起那朵花,转身将它放在白衣少年的手心里。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并未有半点犹豫。欧阳少恭垂眼微笑,心情大好的把玩着手中的花朵,似是自言自语,却又恰巧让百里屠苏听到:“鸢尾花,通常只生于苗疆,中原及其罕见,叶剑形,嵌叠状,花美丽,状花序或圆锥花序,大多颜色艳丽,却无香味。”顿了顿又言:“而这个所谓的花香,想必便是掺杂在鸢尾花中,引人进入幻境的迷迭香了吧...

若有光


若有光。
陆。
“恨,怎么可以不恨。”
“可是,又怎么能恨。”
欧阳少恭微愣,只一瞬便低低的笑了一声:“痴儿。”
一时之间再无人说话,只剩下风吹过树梢与花海的沙沙声连绵不绝。
梦中的那场花吹雪又出现在眼前,百里屠苏莫名的放松了下来,放轻脚步沉默着走到少年身边坐下,待少年又是一曲弹罢方才问道:“先生,这是何处?”
少年垂着眼,随意的弹了几个音才慢悠悠的说道:“大抵……是苗疆。”
“……那我与先生为何会在此处?又为何还……活着?”
“大抵是千觞带我们来此处的,至于为何会活着……”欧阳少恭又是低低一笑反问:“少侠知晓何为子母连心蛊吗?”
百里屠苏摇摇头:“只略有耳闻,其乃苗疆至宝,却并不知晓其功效。”
欧阳少恭随手折了一...

若有光

若有光。
肆。
正当百里屠苏小朋友在纠结要不要掐自己一下看是不是陷入梦中梦的时候,窗外顺风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琴曲打断了他的一切动作。
他有自信自己绝对没有听错。他本事就是修道之人,身手与感官各方面都要远远强于普通人。
只见他推开窗,干净利落的跃了出去,堪堪落地,足尖轻点竟是掠出去了十多丈。
待玄衣少年再停住脚步时,已是来到了一片花海。
如今正值五月,大片大片紫蓝色的鸢尾花开得正艳,风一吹堪惹人怜。
而那人一袭白衣,长发委地,端坐在花海中央,擎着一抹微笑,优雅的抚琴。在周围一片蓝紫色的衬托下,甚是显眼。
百里屠苏想,他一定是被刚刚的风迷了眼,他一定是被梦中的花香蛊惑了心,否则他怎会觉得先生美得不似人面。
否则他怎会...

若有光


若有光。
叄。
百里屠苏猛然睁开眼,身子虚软的躺在床上急促的呼吸。
梦中的场景已经忘了七七八八,唯有花香以及那个在一片飞花中浅笑的身影依旧在脑海中翻卷缠绵,恋恋不肯离去。
“先生。”百里屠苏抬起手向空虚中伸去,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是悲是喜。
是了,那人不是早已死去了吗?
那场蓬莱业火,让天空都沾染上了几分血色。自己眼睁睁的看着火焰一点点舔舐吞噬他的身影。
而他,而他面色安详,甚至还抬首向他微笑,一如曾经,温润如玉,灿若莲花。
百里屠苏有一瞬间想要问问他后不后悔。
想要问问他……疼不疼。
那人似有察觉,轻轻的摇了摇头。
“屠苏,珍重。”
言罢,转身走向火海深处。
玄衣少年跪坐在一边不言不语,只是愣愣的看着那抹鹅黄消失在茫...

若有光

零。
若有光。
若为光。

若有光。
壹。
百里屠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没有结尾的梦。
梦里他站在一条路上,那条路很长很长,杂草丛生。
百里屠苏拨开高过他的野草拼命的往前追。
往前追。
就算周围漆黑一片,就算野草划破了手掌,他也丝毫没有放慢脚步。
明明不知道还有多远,明明不知道在追寻着什么。却清晰的觉得这样追逐下去就一定能够找到他真正想要得到的。
时间过去了多久?
久到连心脏叫嚣的声音都如同雷霆般在耳畔炸响,少年却依旧不愿停下前进的脚步。
【真是……愚蠢之极啊。】
百里屠苏终是忍不住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黑暗中似乎有谁在轻轻的叹息。
而后再无声息。

若有光。
贰。
【屠苏。】
温润的声音响起,黑暗中原本存在的点点荧光便一瞬间亮成了星空。
玄...

© 阿青 | Powered by LOFTER